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八面来风 > 一线手记
 
清风故事汇:转变
来源:灌南县纪委 |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2日

    村里老王家有个儿子,名叫小伟。从小就特机灵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前些年考上了省里的警官学校,进了校门就穿上了官衣。寒门出贵子,消息传到村里,村民们羡慕了好一阵子,都说老王家的祖坟风水好,这回可算是冒青烟了。

    转眼四年过去,小伟警校毕业,分到了县城派出所,当上了警察。村里人遇到什么大事小事,都提上瓜果、鸡蛋什么的,寻到他爹娘的门上,求他们的小伟帮帮忙。小伟的娘想着,都是左邻右亲,这些事小伟得办,但是这个瓜果啥的不能收。送礼的人急了,这些东西也不是花钱买的,瓜果是自家房前屋后种的,鸡蛋是自个家的鸡下的。要是不收,就是看不上,嫌弃东西贱,再推让就是瞧不起人了。

    没办法,老俩口把东西收了,就给小伟打电话。电话那头,小伟支吾了一声。小伟的爹娘以为他这算是应了。人家再来门上打听进展,就说孩子已答应了,回去等话儿吧。可是左等不来,右等也不来,就又慌了神。心想,是不是自家产的瓜果、鸡蛋太薄了,小伟和他爹娘没放眼里?就卖了更多的瓜果、鸡蛋,到乡上置办了五彩大礼,拎着大礼寻上门来,苦着脸把事再絮叨一遍。小伟爹娘就揣了手听。过后,就又给小伟打电话。电话那头,小伟像是应了,也像是没应。反正结果是一样,像村边上走丢了的鸡,有去无回。

    三番五次,没个动静甚至连个话儿都传不回来的小伟,在村里也就落下了一个坏名声——不办事。不办事的小伟,在村上人看来就不地道。他这是忘了本了。一年土,二年洋,三年不认爹和娘。他连自个的爹娘都懒得瞅一眼,还能认他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姑啊姨的?小伟不再是那个风光的小伟,是个孬种!

    这些不中听的话,七拐八绕,就传到小伟娘的耳朵里。她心里起急,就给小伟打电话,数落起来,说你多少得为村上办点事啊,你不办事,还想不想让你爹娘在村里待啦?人家都戳咱脊梁骨了!小伟也没好气,你儿子还想进步呢,老是做些走后门的事,别说当官,饭碗子都得掉地上摔个稀烂。他爹抢过电话:那五彩大礼都收下了,可咋好啊?小伟回:谁让你们收人家礼了?送回去。就说咱们没本事,鼓捣不了这些事!老俩口本分,果然把人家的五彩大礼都送了回去,还跟人说,儿子虽是穿了官衣,只是个小萝卜头儿,啥都办不了。

    之后,老王家的门前,就又冷清下来,再也没人寻上门来。村上人说,这小子,果然啥都不是,那身官衣让他白披了。

    三五年的光景过去,小伟因为肯吃苦、会做事,有了一官半职。这个消息在村里传开了,冷清了好几年的老王家门前,又有人提了五彩大礼,甚至比五彩大礼更重的礼寻过来。老俩口说啥也不敢收,左推右挡:孩子说了,这礼不能收,也办不了啥事。人家一看这礼真的不收,实在没辙,就说:把小伟的手机号留给咱们吧,哪天到县城办事,也好有个照应。小伟爹娘只好寻了电话本本,让人家把电话号抄了去。

    没过多少日子,那人提了大礼,又寻上门来,当着小伟爹娘的面,一个劲地夸小伟在县城的风光,说那阵势,比乡长还大,小伟本事老大了,咱家这事,搁咱眼里,顶破天了,搁他那,一个电话就给办了。小伟人好,真有本事,也真办事。这回这礼,说啥都得留下,这是谢礼,是咱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 老俩口听惯了村上人的冷言冷语,冷不丁听到人家夸自家的儿子,既惊又喜。可是这礼,硬是不敢收。人家没辙,当着他们的面,拨通了小伟的手机,电话那头,小伟说,没事儿,这个礼不算啥,收下。

    很快,小伟爹娘的门前就又红火起来。不仅本村的人提了五彩大礼寻过来,邻村也有人过来,后来,乡上都有人过来。小伟爹娘这心上,开始还有点不对劲,后来,习惯了,也就没啥了。不仅没啥了,听人赔着笑脸,夸自个儿子有本事,啥事都能办,还很受用。

    一晃,两年光景也就过去了。一大早在街面上买肉的小伟娘听人议论,说小伟摊上事,人进去了。小伟娘眼前一黑,差点倒在街上,踉跄着摸回家里,跟老头子说了,老头儿也慌了神,给小伟拨电话,不通,拨到家里,小伟媳妇啥话没有,只听到在哭泣……

    小伟进去了的消息就像村头的大广播,很快传遍全村。老王家的门前又冷清下来。开始,有人路过那里,还会指指点点,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,小伟打小就不是好孩子,果不其然,还没蹦跶几天,就出事了。他一个人出事不要紧,还连带着老爹老娘凄凉惶恐,真是个不肖子孙!以后,村上人也就不再提起这个人、这些事,仿佛这个人从未有过、这些事从来也没有发生过。(王立前、张岩)